臺灣戰略研究學會 Taiwan Strategy Research Association 臺灣國際戰略研究中心
Taiw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TCISS

陸山寨抄襲成風 關鍵技術難突破

中國大陸經濟產出的很大一部分來自政府和政策導向的投資,而不是基於市場的力量,中共在海外進行國家定向投資,並鼓勵併購,除在基礎設施和商品上進行大量投資,以支持其戰略公司,增加經濟參與度並改善經濟安全性,許多美國和歐洲的報告,譴責中共竊取工業科技的規模,已造成外商企業嚴重損失。違反智慧財產權的情形也常在中共企業間出現,例如,今年7月美國智庫蘭德公司發布報告指出,儘管過去幾十年來,中共在武器研發方面採取許多有效措施,縮小與世界先進水準的差距,但因其建立在盜竊他國軍事技術基礎上的研發體系,使之難以實現關鍵科技突破,趕上世界頂尖軍事技術。

 嚴重缺乏知識產權保護

 中共武器研發能力最近幾年快速提升,與採取的系列招攬人才,和獲取國外技術措施密切相關。2006年以來,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一直將中共列在優先關注清單上,該清單顯示依賴知識產權的美國人,在知識產權保護,執法或市場准入方面的特殊問題。2018年3月,USTR根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進行的調查確定,中共在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創新及其政策和做法,屬於不合理或具歧視性,每年對美國經濟,造成至少500億美元損害。

 尤其是USTR的2020年特別301報告指出,中共在優先觀察名單中的排名,反映美國在保護智慧財產權、強迫技術移轉、生產仿冒品與盜版等問題,仍然需要進行結構性改革。

 年度特別301報告更直指中共並無充分或有效地保護和執行知識產權的貿易夥伴,調查結果將中國大陸列為嚴重缺乏知識產權保護的「國家」,並將中共列為世界上主要的假冒和盜版商品來源。中共對盜竊外國武器開發的智慧財產權依賴,是阻礙其武器研發能力的一個根本問題,雖然盜竊外國智慧財產權可以在短期提高其競爭力,但這也使中共的武器發展水準與外國先進水準之間,一直保持著若干年的差距。

 貪腐問題阻礙發展

 在創新發展上,中國大陸的《「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規劃,是確定2020年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2030年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2050年建成世界科技創新強國的「三步走」戰略目標。但中共的貪腐問題,被視為有礙共軍現代化的一大因素,舉例來說,號稱中共「國產航艦工程總指揮」、共軍航艦計畫的前負責人胡問鳴,在2021年1月因涉嫌受賄等情事,遭開除黨籍並接受調查,胡問鳴曾先後在「中國航空工業集團」等單位擔任要職,2020年8月才從「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位置上退休,他還是中共第18屆「中紀委」委員。原「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董事長嚴重違紀違法,涉及落實中共「中央」重大決策部署不力,搞權色、錢色交易等問題,胡問鳴受到開除黨籍處分,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但這還只是中共近年來層出不窮的重大貪腐案之一。

 高科技技術難克服

 中共為了在高科技領域成為匹敵美國的全球力量,付出非常高的預算及代價,但在一個關鍵領域「晶片」發展,中共基本上未能趕上。2021年,中共進口價值超過3000億美元的電腦晶片,是所有數位產品的支柱。這比中國大陸本身用於進口原油的支出還要大。

 儘管中共的確解決不少技術障礙,但這種進步基本上是通過盜竊智慧財產權、採購和合資企業等方式,來吸收外國經驗技術的結果。共軍在自主創新和縮小與國際水準的技術差距等方面舉步艱難。在高階晶片、潛艦靜音和飛機引擎製造等方面,依然難以突破。

 創新能力不足 研發受困

 中共通過外國直接投資、海外收購和網路間諜活動等方式,獲得外國技術。儘管近年來,中共軍方克服許多技術挑戰,但相關發展卻仍受阻於創新能力不足,以及國防工業貪腐問題。最常見做法是以政府的大量補貼,支撐起無創新能力、也不願投資研發的公司去搶占市場,以大批廉價產品造成產能過剩,令歐美公司利潤下降及業績下滑。據歐盟委員會最近發布的2020年工業研發投資排行榜統計顯示,儘管中國大陸公司在很多領域占有市場主導地位,但在全球研發投資前50名公司中,只有3家是中國大陸的公司。

 儘管中共把創新置於「國家」發展的核心地位,並聲稱有集中力量辦大事、打造創新平臺、集聚創新資源的制度優勢,但多年來批評人士明白指出,中國大陸對個人自由和言論自由的限制,及其黨政體制的僵化,在很大程度上扼殺其創新能力。

 中共這種照抄模式,很容易助長「逆向工程」(從外國產品製程倒推其製造方式),而犧牲基礎性研發工作,致使中共因未能刺激軍事創新,在包括高階半導體、隱形潛艦和飛機引擎等三大關鍵研發領域仍有所不足,且大部分武器竟都與美國的武器非常相似,例如,中共殲-20和殲-31戰機,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F-22和F-35戰機有驚人相似之處,從中共目前仍未真正成功開發,並大量生產自製飛機引擎,足證其高科技技術問題仍未克服。

 結語

 過去中共的經濟擴張,相當程度上得歸功於外國科技的貢獻,有些科技是從專利授權、合資或收購海外企業等合法取得的,但也有許多科技技術是竊取得來的,因此能夠以更低成本,並在最短時間內,加速相關科技發展。但面對關鍵技術研發,存在組織管理和品質保證等方面效率低下,和結構性貪腐等諸多障礙,將會繼續阻礙其研發能力的提升。

原文發表於:青年日報,https://www.ydn.com.tw/news/newsInsidePage?chapterID=1449615



相關新聞


從「敵對共生」角度檢視美、「中」人工智慧發展

Sunday, 2021年10月17日 - 黃郁文
從「敵對共生」角度檢視美、「中」人工智慧發展

美國新政府的國際戰略與外交佈局 -- 「拜登時代的國際關係:新佈局與新挑戰」線上時事論壇

Thursday, 2021年08月26日 - 翁明賢
一、前言 繼2021年3月18日至19日,美中兩國外交與國安高層的「阿拉斯加對話」之後,直到7月25日至26日,美中兩國副部長層級在天津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