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戰略研究學會 Taiwan Strategy Research Association 臺灣國際戰略研究中心
Taiw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TCISS

回歸國防專業、理性辯論為明

回歸國防專業、理性辯論為明

 

近日以來,全國民眾應該突然發現,眾多媒體或是電視上的名嘴專家,個個都成了國際關係、戰略國防專家了。不論從年初的新冠肺炎爆發、總統大選、中國機艦騷 擾我鄰海、空區域,抑或是目前最熱門的美國總統大選,放眼所及不論是主流媒體或是各領域專家,每每在各個公開場合頻道評論,儼然都是跨領域的通才型專家,無所不知、針貶時事振振有詞。但是身為國民的我們,是不是應該問一問,你們說的都是真的嗎?你們到底要表達什麼?

以近日為例,立榮包機取消飛行計劃返回小港機場以及吳怡農先生發表的「聯合 國土防衛論述」、「全民在家當兵」概念引發朝野熱議,屢屢成為新聞以及政論節目 的焦點,各位受訪專家無不發揮三寸不爛之舌,努力闡述的自己“專業”的觀點(當然 其中也不乏恪守本分,僅就真正自我領域學術發表真實評論的與會學者,筆者深感敬 佩)。彷彿自己是當事人或是貌似握有極機密內部真相一般,毫無限度地發表了一些 與事實不見得相符的論點。

筆者本身並非雖從事軍事或是國際關係之專家,唯一擁有的的軍事經歷為國民應盡的兩年義務兵役、曾負責參與精實案多項人事業務而已。在國防軍事上並無相關學 術專研的經歷與歷練。但身為一個希望我們國家安全的平民百姓,有幸結識專精於各個不同領域的「職人專家」,對於民航領域以及全民國防事務略有涉獵,故想就上述兩事件發表個人兩個觀點與這些媒體及專家討論:

一觀:針對立榮包機遣返一事,電視以及平面媒體上充斥著“中國陰謀論”、“中國將包圍拿下東沙島“等的論述,彷彿一不小心明天一早起床,我們國軍就要在 東沙跟中國發生衝突一樣。先不論香港飛航情報區,未依ICAO(國際民用航空組 織)慣例於所行經其飛航情報區之航空器,發布飛航通告(NOTAM),其動機及背

後因素,屬於國際關係及戰略研究之領域,筆者才疏學淺,尚不夠資格在此評論,

但就筆者本身對於民用航空器規範所知及所學,提出以下分析:

1. 依國際民航組織規範,行經各個飛航情報區(FIR)交接點時,機長需與該情 報區所屬航管塔台聯繫,得到該飛行情報區相關資訊,以做為飛渡或降落該情報區 機場之判斷與參考,雙方情報區航管塔台也需在航空器通過飛航情報區交接點時, 「交接」民用航空器動向,以利後續飛航安全。而東沙島所屬機場與空域,正落在 ICAO所劃設之香港飛航情報區(VHHK FIR)內。故航管及機長必需也必要接收該 情報區塔台航管所提供之訊息,才可在該飛航情報區內,確保飛航安全。

2. 當香港飛航情報區航管告知該區空域二萬六千呎以下具有危險之時,依照飛 行計畫以及飛機安全之各項考量(海上迫降、轉降機場選擇、航機或機場醫護人 員,以及最重要的攜帶油量),我方飛航情報區(RCAA FIR)航管判斷及告知機 長訊息後,以機長之權力(最高指揮權以及最終決定權)來看,機長決定取消原訂 飛行計劃返航為必然之徑,絕非部分專家所言「香港飛航情報區不“准”我民航機進 入該情報區」或是「此為中方希望劃設其南海航空識別區之舉措」等攔阻行為,抑或是有『AIDZ與FIR混淆不清』、甚至要求國防部須對此事發表譴責之論。眾又鑠 金,想必閱聽大眾已不知今夕是何夕,處於極度緊繃之狀態中了。

• 二觀:再就吳怡農先生所提之「聯合國土防衛論述」、「全民在家當兵」一事而言,先不就其細節內容以及引用之資料當中,或有若干與事實相悖出入之處, 但深究其用意,以及前參謀總長李喜明將軍之後所發表的說明來看,其用意在提出 另一個不同的觀點來鼓動全民,多方深思現受到中共對台政策以及中(中華人民共 和國)美(美利堅合眾國)兩權相爭,台灣正處於一個歷史的轉折點及地位,動輒 得咎,發揮讓非軍事專業之民眾進而認真參與、認識國防事務、支持全民國防,以 達到真正「國家安全」之用意。但所見部分媒體專家論述,僅究其觀點之可行不可 行、資料有無錯誤,甚而就「吳君在為選台北市長佈局增加曝光量」等觀點加以撻 伐,想必許多受眾皆與筆者一樣有霧裡看花之感覺。

故,針對上述兩事件筆者之觀點,筆者亟欲請教這些媒體及專家學者們三個問題:

•一問:目前兩岸關係以及中美在印太地區之角力緊繃,儘管蔡總統在109年中華民國國慶日文告當中宣示「面對兩岸關係,我們不會冒進,也會堅守原則。維持 兩岸關係的穩定,是兩岸共同的利益」、「現階段兩岸當務之急,是本於相互尊 重、善意理解的態度,共同討論和平相處之道、共存之方」、「只要北京當局有心 化解對立,改善兩岸關係,在符合對等尊嚴的原則下,我們願意共同促成有意義的 對話。」等語,然各位先進一再強調「中共持續強化騷擾我西南沿海,擬預掀起戰 端、進犯台灣」、「美國軍機及美國盟國軍艦頻繁穿越海峽,欲協助我們抵抗中國 的武力侵犯」、「我們國軍戰力是零,無法抵禦中共武力」等語,究竟是想表達全 民應有隨時面對戰爭之義,還是反正美國一定會出兵來協助台灣防衛不用擔心,更 或是乾脆直接接受一國兩制,直接歸屬中國統治好了?身為媒體及專家(尤其是軍 事相關研究,甚至是曾位居我國軍高司單位主官職位之人士),是不是應該忠實地 表達事情的原貌,以及傳達分析第一手資料,僅提供就個人專業領域內之評論及解 決困境之建議。而非火上加油或危言聳聽的傳遞不正確資訊或偏見,造成國內人心 “要靠美國幫我們打仗”輕視國軍實力或“反正無法抵抗,中國想怎樣就怎樣,我們該 乖聽話”的失敗主義論點,在現今台灣在新冠肺炎抗疫有成的榮景之中,平添諸多政 治又水以及紛擾?

• 二問:所有現今評論之中,鮮有除了政治國際關係及軍事以外之專家論述。試問目前台海情勢,對於製造、生產、服務、醫療、生技、科技等產業沒有影響?經濟活動的下滑或衰落可能形成一個產業的衰敗甚至幾近毀滅(由此次新冠肺炎對 於航空業的影響更可以看出)。產業衰弱、出又及內需減少、無薪假增多、民眾失業率增高、國內經濟活動下滑導致政府沒有了稅收,失去了這樣的經濟循環的產 出,我們怎會有好的經濟力去購買維持武器防衛、去提供一線的國軍應該有的報酬讓他們無後顧之憂的保家衛國?更匡論全民國土防衛了。是不是應該讓更多的非軍 事領域的專家,來提供正確的資訊及解決問題之建議,讓全民有共同參與、身處其中,知道國防重要性?

• 三問:就「全民國防」之深意,國家安全絕對不是只有中華民國國軍21萬人的責任與義務,應該是全國上下不分男女老幼的責任與義務,而任何國防軍事戰略的論述及評論,應該不是只有單一軍事或外交關係層面的觀點而已。國軍建軍以 來,因應歷史以及作戰的需求變化,其內部制度及做法,的確有需要在體制內儘速改進之處(如近來令人關注的後備動員能量以及自主國防工業,因屬於軍事專業非 本人所能評論,故在此先行按下)。但就因為全民國防是這個國家全民一體的責任以及義務,是否可以請這些軍事專家以及從事軍事專業的人士,屏棄主位主義,多 多讓民間參與交流以及提供觀點論述。試問,論打仗軍事戰略,張忠謀先生可能無 法說出任何可以說服各位軍事領域專家的論述,但講到晶圓半導體,這個現今連美 國國防都要依賴其自主以保持堅強戰力、被民眾號稱台灣“矽盾”“新護國神山”的產業,何人敢與其爭鋒?難道其不可稱為國防之一環?

如今是個資訊爆炸的快速年代,以往民眾無法透過太多管道了解或深入研究關於 國防軍事領域,但現在這現象已全然改觀。然也因為如此,資訊取得過於容易,假消 息及非第一手資訊充斥,提供全民中性且正確的資料與論述,應是媒體及相關專家應 有的規範及責任。而透過學習(國內各階層全民國防教育學習、國際關係及戰略研究 等深造管道)以及投入(如軍民工業的擴大,參與協助國防產業與民間產業的合作),除了可以讓現役軍事人員以外的國民真正的進入全民國防的核心,讓“藏軍於 民”能夠真正落實,而不是軍事專業或產業,自絕於台灣強大且深受國際肯定的中小企 業能力之外,想來才是媒體以及專家們應該貢獻其影響力、為國家安全盡一分心力的 之途。

 

筆者為淡江大學國際關係與戰略研究所碩在職專班碩士生



相關新聞


毀學者二軌溝通橋梁|台諜案凸顯中國對台政策的茫然

Wednesday, 2020年10月21日 - 秦嗣葵
毀學者二軌溝通橋梁|台諜案凸顯中國對台政策的茫然  

審慎應對影響兩岸的美中因素 | 變局中,台灣如何以小博大?

Tuesday, 2020年10月06日 - 翁明賢
審慎應對影響兩岸的美中因素

中國軍事演習與台海危機虛實

Monday, 2020年10月05日 - 沈明室
中國軍事演習與台海危機虛實 沈明室/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 台灣戰略研究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