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戰略研究學會 Taiwan Strategy Research Association 臺灣國際戰略研究中心
Taiw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TCISS

審慎應對影響兩岸的美中因素 | 變局中,台灣如何以小博大?

審慎應對影響兩岸的美中因素

變局中,台灣如何以小博大?

正當全球矚目於9月29日舉辦的第一場2020美國總統大選辯論,各方都還在討論兩黨候選人辯論的優劣點之際,兩天之後,川普宣布新型冠狀肺炎的「確診」,再度使得11月3日的選情增添更多不可預期的變數。而北京慶祝「十一國慶」之際,國台辦也提出「九二共識系列答問」,再度強調該共識依舊是兩岸互動的政治基礎。不過,中國不斷超越「海峽中線」與「第一島鏈」的戰機與船艦巡航演習,引發台灣朝野不滿情緒,一定程度建立台灣內部的最大共識:「反對中國對台動武」。反之,北京表達不存在海峽中線,恰好落實了北京單方面破壞台海現狀的疑慮。

美中台關係正相互牽動

中國是否會藉美國內部紛亂之際,測試美台關係底線,進而達成一舉「武統台灣」的目標?自然也牽動後續美中關係、美台關係與兩岸關係走向,並且衍生出三個相互牽動的議題:「美中和解」、「兩岸和解」與「朝野和解」的邏輯因果關係,從而影響後續如何推動積極、建設性的兩岸關係。

首先,北京當局是否存在對台統一急迫感?自2012年習近平上台以來,陸續提出「中國夢」、「中華民族復興夢」,並且強調「統一問題不能一代傳一代」的論述,又加上2017年中共召開19大,提出兩個百年目標,以及2035年社會主義現代化、2049年世界強國戰略目標。在此大戰略架構下,「涉台問題」就必須有所進展,鑑於執政的民進黨不願意正面回應「九二共識」,2019年1月2日,習近平發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紀念,提出「兩制台灣方案」構想,顯示一定程度「急迫性」,以及建制化對台進一步關係走向。

溝通能夠減少戰略誤判

其次,台北推動美台關係達到何種程度,才會屬於北京所界定的:引進外力因素,進而啟動2005年《反分裂國家法》以「非和平方式」解決台海問題?主要從2017年以來,美國國會通過的《台灣旅行法》、《亞洲安全再保證倡議法》、《台北法》等,以及陸續出爐的軍售案:F-16V戰機66架,108輛M1A2T主力戰車 ,以及後續傳出7項重大軍購案,從經濟、軍事、國際層面強化雙方關係。不過,9月20日,外交部長吳釗燮接受美國全國公共電台(NPR)專訪時表示,台美關係近來大有進展,台灣會持續強化雙邊經濟、貿易、政治與安全關係,但目前不尋求建立全面外交關係。

根據日前美國解密的1982年雷根總統對台六項保證文件,華府強調:任何對台武器出售減少的兩個基本要件在於:「台海和平」以及「中國以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因此,台北方面非常樂意深化與華府雙邊與印太戰略架構下的多邊關係,但卻更積極表達不改變台海現狀的和平發展意願。

第三、海峽兩岸的政黨關係,是否可能從國共兩黨、擴大至民共兩黨?促使兩岸政黨關係活化!蔡英文總統於第二任總統就職,也開始兼任民進黨黨主席,顯示出其「黨政合一」的對中國政策,也傳達「民共對話」的想像空間,至少「溝通」能夠減少「戰略誤判」,和緩台海「對抗」態勢。

困境解鈴有賴美中和解

根據上述三項困境,本文以為「解鈴」需要透過:朝野和解、兩岸和解、美中和解;其中「美中和解」為重中之重。主要此一議題,涉及兩大強權國家各自不同全球戰略「利益」與「目標」的設定,涉及國際政治學理上的「修昔底德陷阱」困境,崛起強權挑戰既有強權的命題之外,又與美中兩個決策者不同內部民意因素有關。川普將「應對」中國成為其治國最高指導原則,藉以達成「美國優先」目標設定,一切以是否能達成競選連任為思考。北京方面,沒有直接民意監督下,廣大網民卻成為拒絕外來勢力干預的藉口。美中是否能夠和解,關鍵在於川普與習近平的「一念之間」的戰略考量。

其實,5月20日,美國白宮已經提出「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方針」,對中國的經濟政策、軍事發展、虛假信息散布和侵犯人權行為等許多領域的政策,提出全面的批評,並呼籲對美國如何理解和應對中國領導層 「進行根本性的重新評估」。同樣的9月30日,美國共和黨眾議員成立國會中國工作小組,發表長達130頁報告,列出超過400項建議,其中有10幾項建議與台灣有關。

當美中未和解之時,其下的次級行為體結構:兩岸關係,自然無法和解鬆動。北京處理兩岸關係,視為內政議題,排除任何外力介入。2000年政黨輪替,主張台灣主權獨立的民進黨推動一系列「法理獨立」的活動,終止國統會與《國統綱領》的運作、推動以台灣名義參與聯合國等等,引發當時美中聯手干預台海,有所謂「共管台海」之說。其後,國民黨重新執政,兩岸透過交流,簽訂23項協議,創造2015年11月7日新加坡馬習會;顯示出,北京排除美國力量干預台海,又加上當時兩岸領導人對於九二共識默契,才得以創造1949年以來的兩岸關係新頁。

智庫建構平台促進互信

總之,美中關係是否和解,屬於國際戰略環境因素,非台灣方面可以介入與施力之處,最佳思考:台灣採取「戰略平衡」的立場。至於,美台關係處於美中對抗架構下的產物,台灣採取合作立場,促進雙邊與第三國之多邊關係發展。

兩岸關係方面,國內針對兩岸關係發展的內部共識,勢必縮小差距,至少基於《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建構最低朝野之間共識。民共兩黨之間,雖然缺乏九二共識,但可以從兩岸「和平發展」的角度,思考「美國因素」所扮演的影響層次,透過民間智庫研究單位建構平台,漸進式討論雙方所關切,有助於和平發展的課題,從而建立一定程度的互信基礎。

 

原文刊載於:蘋果日報,日報,專家評析,https://tw.appledaily.com/forum/20201005/L5H4HTPRAJE4JJ6DFPNHSNVPAQ/



相關新聞


毀學者二軌溝通橋梁|台諜案凸顯中國對台政策的茫然

Wednesday, 2020年10月21日 - 秦嗣葵
毀學者二軌溝通橋梁|台諜案凸顯中國對台政策的茫然  

回歸國防專業、理性辯論為明

Sunday, 2020年10月18日 - 李明泰

中國軍事演習與台海危機虛實

Monday, 2020年10月05日 - 沈明室
中國軍事演習與台海危機虛實 沈明室/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 台灣戰略研究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