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戰略研究學會 Taiwan Strategy Research Association 臺灣國際戰略研究中心
Taiw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TCISS

從中國對台「31 條」到「26 條」

從中國對台「31 條」到「26 條」

 

在中國 19 屆四中全會公布之際,中國國台辦與國家發改委隨即提出:惠台 26 條措施;也顯示出中國對台戰略如同翁明賢老師所言:「從雙軌到單軌」,「北京對台『統一進程』的『極限壓力』勢必『波濤洶湧』、『綿密不絕』」,也使得 2020 年的兩岸關係面臨更嚴峻挑戰。

 

1951年,歐洲的六個國家針對當時「戰略物資」煤炭以及鋼鐵進行共同管理並且免除關稅,各國間相互控制確保以求歐洲內部的和平穩定;在當時政治菁英的構想下,歐洲間不以挑戰主權模式,而採國家間的「功能性」鏈結,被視為「功能主義」的實踐典範。但「功能主義」的後續發展上,由於強調限縮國家主權的絕對性與排他性,受到了發展上的必然限制。

 

哈斯進一步將「功能主義」作出修正,提出「新功能主義」作為預測歐盟整合過程的架構。在新功能主義中,認為「政治菁英」的提倡與形塑共同利益以及「忠誠度移轉」,各國間會因為整合與合作過程中得到好處,而使得菁英間願意從經濟開始溢散(spill over)到其他層面,從經濟進一步到政治最後則是軍事。而藉由這樣「好上加好」的不斷協調、合作的過程得到更多實質利益上,會促使體制內、組織內成員的忠誠度進行移轉,例如對於德國人而言不只是德國人,更是歐洲人。

 

中國在 2016 年民進黨政府上任後中止一切官方的交流,希望對此作為施壓台灣民意的工具,並且企圖影響台灣內部政治氛圍以及投票意向;除了既有的三戰:法律戰、輿論戰、心理戰外,開始針對「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推動實質的戰術工具,例如「惠台 31 項措施」、「居民證」、「青年創業基地」等,爭取從經濟溢散到社會其他層面的過程。在和戰兩手交叉運用的情況下,雖祭出這些針對台灣民眾的惠台措施,但也同時毫不猶豫地拔掉我多個邦交。

 

近年來,中國也不斷邀請台灣學者到中國召開諸多不同面向的研討,甚至邀請特定立場學者接受各種媒體專訪、談話等,透過菁英對社會的影響力、形塑力,塑造對於一般民眾具有吸引力的「共同利益」,這也正是新功能主義中對於菁英提倡的強調。

 

從 31 條到 26 條,都是中國以建構主義建構「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國家身份事實,同時也是功能主義到新功能主義的身份確認過程,台灣政府面臨最大的問題是「被去主權化」,例如當中最重要的一項「海外領事保護」,特別國人在外的外交領事相關事務本就是我弱項,中國的強勢介入將使過去就層出不窮的現象,在世界上塑造「台灣作為中國一部份」的事實化,更落實中國對台戰略的最高指導原則:「買台比攻台更划算」,直接弱化了台灣對國家的認同進而影響到自身忠誠度。

 

在上述建構過程中,當前已形成有利於中國對台的談判戰略,不僅「以武逼降」,更「以法逼談」,最後就是「狹民意形塑對政府的壓力」,直接影響台灣內政以及 2020 選民的投票走向。對台灣而言,首先要做的應該是就法制層面上釐清我們與「中國」之間的關係。

 

例如,當前包含中華民國憲法或諸多法律面向,至少存在 20 條「中華民國自由地區」或「國家統一前」的諸多用語,在內部認同以及法制層面都已經先自我限縮、矮化,如何能夠理直氣壯?無論是中華民國或是台灣,必須相對的透過菁英對內部進行自我認同提倡,建構屬於「我們自己」的認同以區隔中國所建構的「中華認同」;此外,在外交政策上也應該要重新找回陳水扁總統時代的「烽火外交」,而非延續馬英九政府的「休兵」,讓北京在外交戰場上有更多空間可以專心一志對付台灣,將戰略被動轉化為主動,才能進一步免除中國未來可能發起的更多攻勢。

 

詹祥威

台灣戰略研究學會助理研究員



相關新聞


中共對台政策從雙軌到單軌

Monday, 2019年11月04日 - 翁明賢

如果中國大陸國企租下索羅門一座島嶼後,島民需要擔憂它成大陸的軍事基地嗎?

Friday, 2019年10月18日 - 蕭時光(台灣戰略學會助理研究員、淡江大學國際關係與戰略研究所博士生)
針對中時晚報2019/10/17 12:43網路新聞〈陸租下索羅門一座島嶼 島民憂成陸軍事基地〉,

從台灣與索羅門群島外交變局談如何建構外交新戰略

Thursday, 2019年09月26日 - 翁明賢
從台灣與索羅門群島外交變局談如何建構外交新戰略   翁明賢  國際事務與戰略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