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戰略研究學會 Taiwan Strategy Research Association 臺灣國際戰略研究中心
Taiw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TCISS

中共五大戰區建設概況

台灣戰略研究學會 理事 揭仲

 

2015年9月3日,習近平在閱兵式中,公開宣佈裁軍三十萬;中共中央軍委常務會議隨即在2015年10月16日,審議通過《領導指揮體制改革實施方案》。習近平也隨即在2015年11月24日,中共中央軍委在北京召開的改革工作會議中,下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動員令,正式啟動新一波的軍事改革。而此波軍事改革的重點之一,就是在2016年2月1日,正式將舊有七大軍區改組為新的五大戰區。

中共原有的七大軍區在平時與戰時皆集軍令、軍政與軍訓大權於一身,導致機構臃腫龐大,更因為涉入民間的經濟生產活動頗深,導致流弊叢生;卻只能勉強擔任以陸軍為主體的聯合作戰指揮任務,無法勝任現代化以海空兵力為主,或是參戰諸軍兵種地位相當的跨軍種聯合作戰指揮任務。這可從日本「國有化」釣魚台爭議中,中共為管制「東海防空識別區」設立後,在區域內執勤的海空兵力,竟捨棄既有的軍區指揮架構不用,另行在中央軍事委員會的統籌下,於2013年11月設立「東海聯合作戰指揮中心」,可以看出。

 

改組後的五大戰區,依「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之指導原則,為負責某特定任務區的聯合作戰指揮部,指揮由中央軍委撥交的部隊。戰區平時僅負責聯合作戰計畫的規劃與聯合作戰訓練,不再負責部隊的管理與建設。同時賦予戰區聯合指揮中心指揮管轄諸軍兵種作戰職能,取消戰區內各軍種機關的作戰指揮職能,使戰區聯合指揮中心成為真正的聯合作戰指揮機構,與單純的用兵單位。值得注意的是,中共戰略支援部隊是由中央軍委直轄,所屬單位迄今未有撥交各戰區指揮的跡象;但分駐各地的戰略支援部隊所屬單位,仍會參與戰區部隊的聯合演訓任務。

 

自2016年2月1日戰區正式組建後迄今,為強化戰區遂行現代化聯合作戰的能力,共軍持續推進下列工作:一、逐步修訂完善各方向、各層級軍事行動方案計畫;二、戰區數據資料庫的擴充更新;三、完善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架構;四、推動「任務式指揮」;五、確立戰區聯合後勤模式;六、強化對高階指參人員的訓練。

 

一、逐步修訂完善各方向、各層級軍事行動方案計畫

改組後的戰區,其特色是一個戰區負責一至數個特定的戰略方向,以利於一體化聯合作戰的執行與擴大;當情況需要時,則由中部戰區負責對各戰略方向進行增援。

為有效因應各戰略方向的特殊需求,戰區聯合作戰指揮中心必需根據「戰區戰略形勢」、「戰區戰略任務」和「戰區戰略需求」等基礎,制訂「戰區戰略要點」;戰區各方向和各級作戰部隊,再依「戰區戰略要點」擬定因應各種想定的實戰化預案方案。例如西部戰區成立迄今,就至少擬定了十二大類、百餘種實戰化預案方案。南部戰區也依「聯合作戰、應急處突、日常戰備」等三大項目,逐步修訂完善各方向、各層級軍事行動方案計畫,以及與各部隊銜接配套的戰備方案體系。各戰區也會透過系列的大型聯戰演習,與戰區自辦的各項演訓,對這些實戰化預案方案進行驗證與修訂。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各戰區未來可能逐漸接管平時與戰時的海外軍事行動,與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作戰局海外行動處分工。例如中共《解放軍報》就曾指出:「戰區戰略制定應著力體現時代要求,為國家外向發展和海外利益提供牢固且可靠的安全保障」;也強調各戰區應將「周邊、海外以及新型安全領域納入戰區經略範圍,拓展國家戰略前沿縱深,與維護國家海外利益相適應」。

 

二、戰區數據資料庫的擴充更新

 

共軍軍事理論強調,為推進指揮自動化,以便在狀況發生時,能將大量的情報即時、迅速地轉化為對決策有用的資訊,就需要有相應的數據資料庫。

 

在戰區正式成立後,各戰區聯合作戰指揮中心就致力於擴充「聯合作戰資料庫」,要求在統一的軟硬體平臺標準下,平時預置各種資訊、數據、預案與參數,特別是未來聯合作戰潛在對手情況資料、地形環境資料、裝備人員資料等,以便在平時對戰區聯合作戰訓練進行全過程、全要素量化管理,為預案制定、訓練分析等提供大數據支撐。當狀況發生時,「聯合作戰資料庫」就能為指揮官提供一個建議方案,加快整體決策與部隊反應的速度。

 

例如北部戰區就組建了「橫向涵蓋陸、海、空和火箭軍等作戰力量的編制實力、武器裝備等,與縱向囊括指揮控制、戰場環境、戰備工程等資料在內的聯合作戰資料庫」,並定期更新作戰資料。南部戰區則特別側重對南海水文、氣象等資料的蒐集與更新。

 

三、完善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架構

從相關已公布的資訊研判,各戰區目前應該已經完成「戰區聯合指揮中心-戰區作戰分中心-任務部隊指揮機構」等「頂層、中間層和底層」等三層次之聯合作戰指揮架構。其中,「戰區作戰分中心」是由戰區軍種指揮機構、戰區空軍空防基地及艦隊擔任,負起指定區域的指揮控制任務。

 

四、推動「任務式指揮」

共軍相關軍事理論也指出,現代戰爭戰場態勢瞬息萬變,任務部隊行動如果全由戰區聯合作戰指揮中心遠端遙控,則所下達的命令傳遞至第一線部隊時,實際的情況可能已出現不小的變動,使第一線任務部隊陷入被動。因此,中共中央軍委要求各戰區積極推動「任務式指揮」,由最瞭解第一線情況的下級任務部隊指揮官直接指揮第一線的行動,以減少中間指揮環節,大幅度提升指揮效能。

 

五、確立戰區聯合後勤模式

截至2018年底,各戰區已確立「戰區主管聯合後勤保障、戰區軍種機構參與組織協調後勤保障」之模式,實行「通用保障由聯勤保障中心負責、專用保障由軍種後勤負責」之「通用、專用」兩線原則。

 

除「通用、專用」兩線原則外,各戰區在2018年也積極探討將「軍民融合」納入戰區聯合後勤保障體系,並透過演訓進行驗證。例如南部戰區空軍就在2018年10月的海空聯合攻防作戰演習中,實際演練「軍地聯合後裝保障行動」。在南部戰區空軍保障部編組的十三支後裝保障分隊中,首次配屬六支地方支援力量,與海軍、聯勤保障力量統一編組;除動員民間汽車修護、汽車運輸、醫療人員外,也演練納編地方大型客、貨滾裝貨輪,實施人員與裝備跨海投送演練。

 

六、強化對高階指參人員的訓練

為提升戰區及任務部隊高階指參人員遂行現代化聯合作戰指揮的能力,各戰區除持續與共軍國防大學合作開設訓練班隊,也不斷透過各項演訓,來提升與考核指參人員的能力。

 

例如共軍陸軍就在2018年8月,首度舉行為期九天的「陸軍使命-2018」專項集訓,調集上百位高階將校,按照戰時編組,依據戰時實際方案,探索軍種機關融入聯合作戰指揮體系的指揮編組、指揮職能、指揮流程和指揮內容,提升指揮能力。

 

本文原始刊載:蜂評網,http://www.fengbau.com/?p=6844

張貼人:詹祥威



相關新聞


台日戰略對話圓滿落幕

Wednesday, 2019年05月15日 - 詹祥威
2019 年第一次「台日戰略對話」正式圓滿落幕   關於更多研討內容,請連結本學會臉書專頁: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現正招生中

Tuesday, 2019年05月07日 - 詹祥威
2019 年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碩士班、博士班現正招生中碩士班預計招收 7 名、博士班預計招收 4 名。...

2019「台日戰略對話」-- 台北

Tuesday, 2019年04月30日 - 詹祥威
台日戰略對話 / 台日戦略的対話 2019 年 5 月 11 日 12:30台灣戰略學會(TSRA)與日本安全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