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戰略研究學會 Taiwan Strategy Research Association 臺灣國際戰略研究中心
Taiw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TCISS

美國全球威脅情勢分析報告:「敵手共生」的分析途徑

美國全球威脅情勢分析報告:「敵手共生」的分析途徑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所教授

台灣戰略研究學會 理事長 翁明賢

 

源起

2019年1月29日,美國情報總監柯次(Dan Coats)出席「參議院情報委員會」(Senate Select Committee on Intelligence)上,發佈2019「世界威脅情勢評估」(Worldwide Threat Assessment of the US Intelligence Community),點出在世界與區域層面上,影響美國國家安全情勢的主要議題。在報告公佈之後,美國川普總統大為不滿,認為上述報告,未明確提出伊朗發展核武,以及點名北韓並未放棄核武一事。顯示出美國正在型塑當代美國國家安全的主要威脅來源,透過建構主義「敵手共生」模式,可以檢證此一報告的戰略意圖。

 

「敵手共生」模式的意涵

以溫特(Alexander Wendt)為代表的國際社會建構主義(Social Constructivism)主張:行為體之間有意義的互動,產生不同的「身份」,從而決定其所屬的「利益」論,認為在三種無政府文化下(霍布斯文化、洛克文化與康德文化),國家「行為體」之間可以形成各種不同的身份關係。其中,「敵手共生」模式的意涵在於「敵方」的存在,適足以體現「我方」存在的「正當性」與「合理性」。一般存在三個因素,影響「敵手共生」模式的形成,首先,「軍工複合體」:通常國防工業與武器製造業,希望持續產生區域衝突與戰爭威脅,以創造更多的安全防衛需求。是以,這些業界會鼓動與游說政府,進行更多新式武器研發與製造,以防衛國家安全;其次,「自群體內在團結」:通常國家為了抵禦外來威脅,透過各種身份與標誌的建構,區分「我者」與「他者」的差異,第三、「投射認同」:將自己本身不好的部分,例如獨裁、專制、貪腐等議題,投射到「他者」身上,並加以消滅的過程。

 

2019「世界威脅情勢評估」報告的內涵

其實,早於2006年開始,美國情報界開始針對世界與區域安全發展,提出對於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態勢,這也是美國相關「情報社群」(Intelligence Communities)鑒於2001年「九一一」國際恐怖主義攻擊事件後,檢討相關情報整合分析問題的因應之道。

 

在全球威脅部分包括十項安全威脅,其中「網路」為首要威脅,其次「線上影響作業與干預行動」、「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與擴散」、「恐怖主義」、「反叛亂」、「破壞與擾亂經濟競爭力」、「太空與反制太空作為」、「跨國犯罪」、「經濟與能源」,以及最後的「人類與安全」的威脅課題。有的屬於傳統安全部分,持續存在,一些屬於非傳統部分,變本加厲,形式趨於多元化,必須透過全球社會共同努力,才得以因應。

 

而在區域威脅部分區分為八個部分:首先,「中國與俄羅斯」、「東亞」、「中東與北非」、「南亞」、「俄羅斯與歐亞地區」、「歐洲」、「非洲」與「西半球地區」等,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與俄羅斯被直接點名兩次,顯示出,美國延續2017年12月所公佈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Report),中國與俄羅斯將成為美國長期潛在的「戰略競爭對手」(strategic competitor)。因為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的「通俄門」問題,使得美俄關係相當微妙,又加上先前處理敘利亞內戰、清剿伊斯蘭國問題,以及俄羅斯支持烏克蘭東部民兵對抗政府軍爭議,莫斯科與華盛頓態度「南轅北撤」,互不相容。縱然川普宣稱與普丁個人關係密切,也無法撼動俄羅斯為敵對不友好國家。

 

中國威權主義的發展模式

關於中國的發展,2018年3月,在中國兩會期間(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國政治協商會議),習近平主導下,通過國家主席沒有任期的限制,引發全球社會對於中國未來是否能夠朝向民主化發展的憂慮。是以,此報告點出:「中國領導人日益對外宣稱,中國的威權資本主義模式是一種國家發展的替代性,而且是絕對比較優越的途徑」,這種北京建構的「中國發展模式」,會使得強國間的競爭更加劇烈,從而影響到國際間對於民主、人權與法治的支持。基本上,美國此份針對台灣的威脅評估,旨在點出中國採取「強勢外交」(assertive diplomacy),因此,上述發展模式會激發一種「未來意識型態之戰」,亦即:中國的外交政策會在一段時期趨向積極,其所抱持的世界觀,是連結中國對國內與國際的觀點,包括市場導向的威權政權比較優越的觀念。

 

「南海與台灣」:太平島的角色

攸關台灣部分:在「東亞區域」項目下,本「威脅報告」將「台灣與南海」合併一起討論,在南海部分,描述中國在南沙七個島礁的軍事化建設,已經讓解放軍強化兵力投射能量,衝擊南中國海的「公海自由航行權」;在台灣部分點出:北京對台採取「恩威並施」,迫使台灣接受「一個中國框架」,進而終極掌控台灣。北京也會觀察美國的反應行動,視為美國在此區域決心的「指標」。此「報告」特別舉例點出從2016年蔡英文總統上任以來,北京說服台灣的六個邦交國,轉而與北京建交,更加限縮台灣的國際外交參與,也改變台海現狀。是以,美國國會從2017年以來通過「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 TTA)與「亞洲再保證倡議」(Asi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 ARIA),鼓勵「美台關係」高階人員的往來,以及在印太戰略架構下,出售先進武器系統給台灣,鼓勵高階軍事人員互訪,深化雙方軍事交流關係。

 

事實上,從地緣戰略角度言,當美國提出「印太戰略」安全架構,確保第一島鏈防線成為戰略重點,主要在於台灣位居東南亞與東北亞交匯之處,也是遏制北京走出第一島鏈的關鍵點。其次,從台灣連結「太平島」的南下航線,成為切斷中國南下進出巴士海峽,進入西太平洋第二島鏈的主控地區。

 

「敵手共生」模式的檢證

首先,「軍工複合體」方面,北京與華盛頓兩方面不斷強化軍事科技現代化的必要性,例如中國人民解放軍發展藍水海軍,陸續公布第二艘航母下水測試的訊息,並且在「區域拒止」與「反介入」方面,研發數型中程彈道飛彈迭有成果,並透過機艦巡弋台灣海峽,進出第二島鏈,顯示出與美國在此區域對峙的立場。華盛頓方面,透過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2019飛彈防衛評估、世界威脅情勢報告,不斷強化中國與俄羅斯的威脅行動,使得美國國防預算不斷提升,讓各「軍工複合體」訂單不斷,形成新一輪的軍備競賽。

 

其次,「自群體內在團結」部分,中國不斷強調「中國夢」、「中華民族復興夢」,提出兩個百年計劃:建黨一百年與建政一百年,設定2035年進入社會主義現代化,2049年達到世界強國的發展目標。美國則在川普「美國優先」口號下,反對中東地區非法移民,興建美墨之間的高牆,退出全球多邊主義機制,強調以美國為主的雙邊機制,企圖重建美國領導世界地位。

 

第三、「投射認同」層次,美國直指中國採取「威權主義」,建構不同於西方民主、自由、人權的政治社會體制,使得中美兩國之間呈現「意識形態」之爭。加上,美國批判中國處理新疆、西藏違反人權議題,並透過「網路」與「監視器」,全面監控人民之舉。北京則是批判美國內部還是存在許多黑白種族歧視問題,以及許多警民衝突問題,實際上也凸顯出人權受損的情勢。

 

結語

從美國情報總監公佈的2019「世界威脅情勢報告」,顯示出美國嘗試有系統的建構新的國家安全威脅來源,以便合理化新的國家安全戰略:面對中國與俄羅斯聯手的國際戰略格局。透過「敵手共生」模式,更可以確認美國國家安全威脅的主要與次要對象,從而有利於其後續戰略與戰術的設計。

 

從台灣角度言,中國利用台灣的民主,來影響台灣內部的整合,又不願意放棄武力處理所謂台海統一議題,台灣應該釐清目前對於台灣安全環境內、外威脅來源,設定觀察指標,以捍衛台灣的整體國家安全態勢。

 

圖片來源:MintPressNews, https://www.mintpressnews.com/the-2018-worldwide-threat-assessment-misses-the-mark-heres-how/238377/



相關新聞


中國對香港「反送中」運動「亮刀」

Thursday, 2019年08月15日 - 秦嗣葵

建構主義架構下的 美「中」兩國折衝

Wednesday, 2019年07月24日 - 陳振良

由銓敘部個資外洩事件省思我國資安戰略

Monday, 2019年07月22日 - 秦嗣葵
由銓敘部個資外洩事件省思我國資安戰略 秦嗣葵台灣戰略研究學會助理研究員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