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戰略研究學會 Taiwan Strategy Research Association 臺灣國際戰略研究中心
Taiw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TCISS

中美貿易談判後續觀察:中國兩會召開

中美貿易談判後續觀察:中國兩會召開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

台灣戰略研究學會理事長      翁明賢

 

 

前言

2018年3月,開展中美關稅大戰,持續到年底雙方在阿根廷高階會商,議定九十天的休戰期,從2019年進入實質談判的歷程。一月初中美雙方第一次在北京初步會面,一月底中美第二次在華盛頓舉行會談。是否能在三月一日前獲得雙方同意達成一個「經貿協議」(trade deal),更重要的是美國的首肯,應該是北京現階段的「當務之急」。

 

第二次會談過程

此次會談結果,透過Youtube所公佈美國總統川普接見中國貿易談判代表一行人於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的情境,主、客座談位置的安排,掌握主場優勢,議題設定,還律定會談的節奏,顯示出川普非常善於「談判的技巧」,如同他的名著「交易的藝術」(The Art of Deal),使得中國談判代表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似乎來「聽訓」,回北京後,勢必轉達川普希望習近平接受協議的強硬態度。 

 

每天多少噸?

在地主國強大談判壓力下,劉鶴表達極大的「善意」,當場強調願意「每天」進口美國黃豆500百萬噸?後來旁邊口譯人員解釋為5百萬噸,不過,事後中國媒體解釋劉鶴是強調「今天」(today),而非「每一天」(per day)進口。不管是多少,北京的「誠意」,使得川普「龍心大樂」,似乎有助於後續與習近平會談時的「籌碼」。川普不斷替美國農民表達感謝之意,透露出中美貿易談判的後續發展取得「絕佳」(tremendous)進展。

 

主要協商要點

從上述川普會見雙方談判代表的場景,以及白宮主動公佈協商重點,顯示出雙方不同的談判戰略思維。基本上,白宮主動公佈雙方會談的七項主要內容,包括結構性、長期性爭議,以及短期性事務,涵蓋中國單方面可以處理的議題:

1.美國企業被迫轉移技術給中國公司;

2.更有力的保護與執行美國企業在中國的智慧財產權;

3.美國公司在中國面臨無數的關稅與非關稅障礙壁壘;

4.中國網路駭客對美國企業財產的損害;

5.減少中國方面的市場進入障礙,包括補貼與國有企業能量;

6.清除那些限制美國製造商品、勞務與農產品的市場障礙;

7.釐清中美貿易關係中的貨幣(currencies)角色。

以上七點雙方此次討論焦點,由美方公開發佈,北京的立場尚未清楚,只能等待下次雙方談判代表至中國會商的結果。有的屬於短期可以單方面改善項目,例如:技術移轉、智財權保障、市場障礙;有的屬於長期雙方中國對外貿易結構,諸如國家補貼、駭客竊取與美金與人民幣匯率問題,必需雙方在互信基礎下,通過長期有計劃地改善。

 

各方觀點:「時間」與「空間」的互用

首先,劉鶴跟美國總統川普提到中國已經準備向美國購買黃豆,顯示出北京想透過短期採購的經貿利益,來延緩長期經貿結構改善的困境。北京採取「空間」,給予川普短期的「利益」,以爭取轉圜運作「時間」。北京一定程度認為,只要透過短期大量可見農產品的進口,減少對美貿易逆差,就可以一定程度,暫時舒緩舒緩美國要求結構性改善兩國貿易結構的深沈因素。

 

其實,一些屬於中國單方面法規問題,透過相關修法就可以依法執行,例如外商持股比率,減少美國貨物進入中國市場的關稅與非關稅障礙,減少國有企業的市占率,以及海外出口補貼。川普似乎瞭解每年三月中國舉行兩會,進行國家年度重要法案與預算案的通過,促使北京為了順利舉辦兩會,在經貿協議方面會有所讓步。其他並非短期可以解決問題,例如「智慧財產權」的保護、駭客竊取商業機密,技術強迫移轉等,屬於長期結構問題,需要雙方成立委員會共同檢討。

 

其次,美國的談判立場非常清楚,點出雙方所存在的議題,以「時間」壓力來型塑對中國「空間」讓步的成果,逼迫北京採取公平貿易原則,放棄補貼國有企業。進行不公平貿易競爭,以及放棄要求外商技術轉移,提高公司股份持有比率。白宮公佈的協商要點上,雖然宣稱雙方已經有很大的進展,主要還在於如何實際執行的問題,華盛頓強調如果不能在3月1日以前,達到令人滿意的結果,美國要將2000億中國進口的物品,提升關稅到25%,再度將「時間」壓力至於北京方面。而中國無法提出具體「時程表」,一方面如果「提出」,就陷入華盛頓的「議程」設定中,陷於被迫改革場景,如果不提出「時程表」,美國提高關稅持續進行,許多以美國為主要出口市場的廠商,早已轉移生產基地,分散風險來源,也造成工廠沒訂單,解僱工人產生失業等等社會問題。事實上,許多外商(日商、韓商)與台商早已轉移陣地至東南亞國家,以越南等開發中國家為主要生產基地,是以,台商「鮭魚返鄉」應該也是台灣面臨中美貿易大戰沖擊餘波下的發展契機。

 

「中國崛起」的憂心?

事實上,基於中國崛起,發揮全球事務的影響力,卻又不是一個民主、自由與開放的社會體系,企圖建立一個「北京發展模式」,衝擊二次大戰以來,美國所建構的全球資本主義經濟體系,直接挑戰「華盛頓共識」。從美國歷屆總統的中國政策糾結於參與、擴大、圍堵的選項中,無法有效約制中國成長。自從川普上台以來,非建制的國際外交思維,不循正軌的決策風格,表現出只要我「川普」認為「對」,在「美國優先」下,沒有什麼不可做之事。是以,川普可以同時處理北韓核武問題、敘利亞內戰、北約軍費負擔問題,委內瑞拉內亂等議題,都是從談判角度,累積籌碼。創造有利介入地位。

 

結語

總之,二月五日川普於美國國會發表國情咨文,比預定時間晚了五個禮拜,顯示川普面臨許多內政挑戰與外部難題,諸如政府預算案與美墨高牆費用尚未解套。因此,短期處理美中貿易逆差為其施政重點,一方面可以制約中國,並表達與中國達成經貿協議的決心,北京必須從「結構面」來改善中美經貿逆差。再者,如果達到一定具體協商結果,提升經濟成長率,增加美國就業機會,有助於內部民調支持率,達成競選連任的終極戰略目標。最後,面對中國、處理中國、應對中國,更可以讓他在美國總統史上留名。

 

圖片來源:Nikkei Asian Review, https://asia.nikkei.com/Spotlight/Cover-Story/US-China-trade-war-Asia-s-winners-and-losers



相關新聞


理事長 翁明賢應邀出席「2019 Indo-Pacific Security Dialogue」

Tuesday, 2019年04月16日 - 詹祥威
本會理事長 翁明賢應遠景基金會邀請,出席參與 2019 年印太戰略對話 「台灣關係法立法 40 週年紀念:深化台美關係 / 2019 印太...

台日戰略對話正式建立

Monday, 2019年04月08日 - 詹祥威
台日戰略對話正式建立 / 台日戦略的対話正式に設立された  

本會理事長、副秘書長前往國防部發表新書

Wednesday, 2019年04月03日 - 詹詳威
台灣戰略研究學會 翁理事長、常副秘書長於 3 月 25 日, 受邀前往國防部介紹學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