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戰略研究學會 Taiwan Strategy Research Association 臺灣國際戰略研究中心
Taiw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TCISS

當前全球政治思潮的譜系與辨識

當前全球政治思潮的譜系與辨識

(〈當前全球政治思潮之譜系與辨識〉,《全球民主政治發展與政治戰略之轉變創新》國際戰略學 術研討會,台灣戰略研究學會,2017 年 11 月 11 日。)

李黎明
台北市立大學 / 東吳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 台灣戰略研究學會執行研究顧問 / 備役空軍上校

壹、概念與譜系 

自 2016 年起,公眾媒體警覺到歐洲政壇激起一股民粹潮流,這種根源於傳 統政治思潮的逆流,在 2017 年川普(Donald John Trump)的當選而再度顯現其 全球蔓延之勢。諸多國家的競選人物,普遍展現了此種民粹風格之行為,他們 藉由對民族主義、反全球化、保護主義、極右派理念-----等等,通常是摻和著 自相矛盾的意識形態立場與價值,對普遍選民大眾提出煽動性的訴求。上述的 諸種名詞概念,組成了當前全球政治思潮的複雜氛圍。

從政治思潮之觀點而言,各國「民粹主義」(populism)現象及其夾帶的各 種不同意識形態訴求之間,呈現紛雜的諸多政治概念,這些概念之間究竟存在著何種相互關聯,學者與媒體陳述不一,甚至往往作出輕率而錯誤的理解與斷 言。本文旨在歸納整理當前這些流行概念,嘗試提出一種延伸引用的概念間的 發展變化系統的「譜系」( pedigree)關係,並進一步辨識其本質真偽,作為對 當前全球政治思潮初步觀察與分析的基礎。

首先,吾人從前述所獲致的第一個譜系關係是:在上述這些紛雜的概念之中,「民粹主義」實為其核心焦點,而各種不同的意識形態,則為其依托,此種 主從關係殆無疑義。(圖一) 

其次,至於「民粹主義」與各種意識形態相互之間的必然關聯性,Robert S. Jansen 認為民粹主義在十九世紀中葉就被視為一種「動員」的政治實踐途 徑,因此他主張應從「民粹主義」這個概念轉向為「民粹主義動員」(populist mobilization)的概念。Jansen 此種對民粹主義的新觀點與概念界定,超越了甚 多無益的且不合邏輯的爭論,例如某些主張民粹主義具有左或右翼、法西斯主 義、平等主義、進步或保守,甚至軍事或市民、專制或草根或都市等等某一種 或多種特殊性格。¹ 易言之,民粹主義意味著一種政治風格(style),或者是外 部特徵(external features),它並不與特定的意識形態、階段時期,或階級群 組有其必然關係。² 無論其訴求標的與對象有何不同,各國民粹主義都以多種不 同面目,藉助某種世界觀、意識形態,或價值觀的思想形態以正當性其內在意 圖,以此回應與呼喚他們所面對的不同選區與選民的訴求。³

由此,吾人獲致的第二個譜系關係是:所有被提出的各種不同意識形態觀點,均應被視為民粹主義動員者的一種或多種訴求的方式,且以一種世界觀的形式表現,以作為他們行為正當性之基礎。(圖一)

再者,從本質上而言,此種政治風格的變體(variants)則更常見,通常那 是浮誇的、虛偽的民粹主義。⁴ 例如,川普的所有聲稱,實際上約 70%被歸類為假的(false)。⁵ 在這個時代中,所有關於真理的要求都是相對於他們的特定人。在個人的具體內容之外,沒有任何立場來建立普遍真理。Manski 指出,川普的誇張的不誠實的斷言,使政治遠離真理,而更接近想像的境界。這類政治人物,似乎不能或不願意將事實與虛構區分開來,使得我們在「後真相」的 世界中進行的分析,其預測與估計明顯是虛假的。⁶

由此,吾人獲致的第三個譜系關係是:民粹主義的本質是否為真?這就要從「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的時代意義中理解。(圖一)

 

Screenshot 2019-02-04 at 12.28.09.jpg

 

綜合而言,本文就前述難以界定或釐清其關係與範疇的諸此概念集合,所嘗試整理出的一個可供初步觀察的概念譜系即為:民粹主義作為一項主體概念,實則為政治菁英為達其政治目的的一種動員工具;其所依托的世界觀或意識形態,並無特定不變的類別屬性,而完全取決於其政治目標之利益所在;此 種民粹主義的本質,涉及其內涵的真偽,就多數情況而言,宜以「後真相」之本質視之。


貳、民粹主義之辨識

民粹運動的事實,歷史存在已久。「民粹主義」一詞,源自十九世紀美、俄 農民權益運動,為一種善意維權運動。然而自二十世紀末期至二十一世紀初 期,在歐洲,中東,美洲,非洲,拉丁美洲以及亞洲再度重現,亦有稱之為 「新民粹主義」(neo-populism)者。它的世俗化意義,是指涉特定政治人物經 由向一般大眾(非精英)提出任何對人、運動或制度的訴求,以獲得某種政治 支持。一般而言,當前「民粹主義」已經遠離了十九世紀為樸實農民謀求利益 之美意與初衷,而成為一個貶義的當代標籤。⁷

當今媒體對此一名詞的使用,幾乎屬於負面的「煽動主義」 (demagogism)之義,一方面係依據所觀察到的實際現象而言,另一方面,負 面意義的民粹運動,自古亦皆有之,並非新物。歷史上最大的民粹運動往往指涉 1095 年羅馬天主教宗烏爾班二世(Pope Urban II, 1035-1099)在宗教會議宣 布第一次「十字軍東征」(crusades),這是民粹主義教宗的真正開始。⁸

然而,吾人亦不宜全盤否定善意民粹運動之存在,辨識善意或煽動性民粹 主義運動的區別,依然有其需要。可以思考如下三個辨識指標:

 

一、話語的因果關係:

舉例而言,當代民粹主義者(populist)通常採用具有經濟(或/以及)政 治性質的批判與攻訐話語及行動,進行其所追求的群眾動員目的。在經濟意義 上,民粹主義者引用 21 世紀初全球經濟危機,導致社會階層之間的貧困和中等 社會階層貧困加劇,作為其原因,提出反全球主義和反新自由主義的經濟議程。民粹主義運動的第二個原因,被歸咎為由於當前社會錯位(social dislocation)破壞了傳統代議機構,導致代議政制弊端叢生、政治社會運作失序,所引發的的社會危機。此項政治因素,促使民粹主義因而蓬勃發展,並使 政治個人主義型的領導人物能夠與異質性的分散大眾建立直接影響關係。民粹 主義領袖嚴重依賴社會媒體與其他非傳統類型的直接介入,以實現其在表面形 式上看似合理的所謂更直接的民主代表制。⁹ 然而,前者「經濟全球化」這項因素,卻無法解釋奧地利高收入階層對民粹的支持情狀。¹⁰ 是以,民粹主義者所 揭示的因果關係,顯然並非絕對正確。而刻意曲解,適足以曝露其煽動本質。

 

二、話語的客觀立場:

以近十餘年來的台灣為例,對民粹主義的攻擊與批判,往往基於壁壘分明的政黨立場,預設與偏狹與偏狹其觀點,失之失之理性與客觀,誤導一般對民粹主義本質之正確理解。例如,將「權力集中」與「人治」的特性,一概歸類為隱含煽動意義下的民粹主義之時,¹¹ 可能將完全否定歷史中善意的民粹運動之史實;將

「台灣人出頭天」、「生命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台灣優先」等等一 概認定為民粹用語,¹² 看似合理,但亦將背離了部份實情。

 

三、應予觀察分析的問題:

那些待辨識的民粹話語,正如 Paul Cammack 指出的那樣:「我們應該重視 其結構和話語內容(discourse)的制度性影響;在結構,制度以及話語三個層 面上進行全面的分析。」¹³ Luis Ricardo Dávila 則提出了四個應予關注的方面:社會歷史背景;社會及政治制度背景;民粹主義出現時的特定現象事實;對人民群眾呼籲的具體實踐計畫。¹⁴  由此,似可遵循學術分析的要領,予以關聯性的觀察與分析,以資釐清其本質上的真實、虛偽、善意或煽動之區別。

 

參、意識形態與價值觀之辨識

當前民粹主義運動提出各種不同訴求形式的意義,以及其在意識形態與價值觀的屬性為何?可能須從這些概念的知識定位與價值意義上著眼。民粹主義者所聲稱的主張,及其世界觀、意識形態與價值觀內涵,可以藉助〈表一〉而獲致外在形式上的初步理解。

民粹主義者通常提出的(或被標記的)訴求(如表 1 內「框線」所示),這 些概念,被歸類為一套對世界的信念、觀點的一種基本態度的世界觀,基本上屬於人類學與社會學領域的研究問題。¹⁵ 關於因果關係的世界觀的範疇,不僅 涉及宗教文化傳統,尚包括人類思想的其他層面,例如歷史的目的、政治與經濟理論、民主、獨裁、無政府主義、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等等。¹⁶ 當前全球流行的民粹主義者,為遂行其政治動員,所提出的訴求與宣傳,大多屬於政治與經濟類別的意識形態領域。辨識〈表一〉列舉的這些概念的意義, 可以從如下幾點著眼:

 

一、概念間的相對與整合關係

〈表一〉列舉的各個概念,大致可以區分為左、右兩行觀之,左右兩行的概念代表著相互對立的世界觀、意識形態與價值觀。例如民族主義相對於世界主義、全球化相對於反全球化,諸此。

其次,左右各行又各自成為一組性質相同的關係,可以暫稱之為整合關 係。例如,右行的民族主義、全球化、自由貿易-----等等,在意識形態光譜 中,通常被媒體輿論以庸俗化稱謂的「右派」,而左行的世界主義、反全球化、 貿易保護主義-----等等,則被稱為「左派」。

再者,左右派在價值觀上,可以簡化為:右派主張「自由」為最高價值, 而左派則主張「正義」為最高價值。¹⁷ 如此,成為西方政治(經濟)制度發展競爭的不同道路,亦為政治思想的長期爭論所在。

 

Screenshot 2019-02-04 at 12.28.25.jpg

 

 

二、訴求概念間的矛盾現象

政治菁英所提出的的幾項訴求形式或主張,在意識形態與價值觀上,偶爾會出現自相矛盾的情形。例如,川普提出民族主義這類的右派意識形態,但也同時提出了反全球化或貿易保護主義這類的左派意識形態。此種看似互相衝突的隨機選擇,其實顯示了各種意識形態或價值觀面向在發展時程上的非同步變化,而非恆常的不變理念與價值取向,更隱含著制度極端發展所帶來的變異,而卒使政治人物必須以反向訴求為扳回利益之途。例如,美中數十年來在自由貿易規範下的利益逆轉,終使川普反對現行自由貿易規範。

任何意識形態與制度,在社會長期發展趨勢之下,容有環境條件的變化、制度不合時宜的措施、或者制度極端發展,必然將導致情勢或利益的逆轉變化,政治人物以此作為批判或提出反面訴求,自是意料之中。各個不同類別的

意識形態與制度,依其發展程度與社會需要,終使民粹主義者提出的訴求在意識形態與價值觀上呈現並非一致的情形,實為社會發展之常態現象。

 

肆、「後真相政治」之本質辨識

政治人物對其政治主張與宣稱,往往有背離事實之情形,自古不乏。例如,世界主義(cosmopolitanism)做為一個政治意識型態,係與民族主義對 立,作為宏觀平等價值的「世界主義」,聲稱可以提昇所謂的落後社會或所征服領土中的生活水準及文化,允許其中的人民融入帝國社會之中,例如羅馬帝國 與大英帝國之類,實際上這是一種「漸進式帝國主義」(progressive imperialism)鼓吹宣傳的表面訴求,其所宣稱「世界主義」之本質,實為欺騙 而非真相。¹⁸ 此種現象,在當前國際社會尤為盛行。

權威性的《牛津詞典》(Oxford Dictionaries)Neil Midgley 指出:「後現實 的概念已經存在於過去的十年,但牛津詞典在今年在歐盟在英國舉行公民投票和美國總統選舉方面出現頻率高峰」、「後真相政治時代,可能還會存在一段時間」。¹⁹ 由於這個詞的使用沒有顯示任何減速的跡象,如果後真相成為我們時代 的定義詞之一,我們不會感到驚訝。²⁰ 2016 年興起的「後真相政治」概念,是 一種政治文化,亦是當今國際極度流行的新趨勢。2016 年的英國脫歐 (Brexit)事件,以及美國總統選舉,尤其是後者,使這一現象成為普遍。臺灣 的政治菁英,必須避免陷入「後真相」時代的迷惘,使知識份子從穩健觀察之中,探索開創之路。²¹

對於全球「後真相政治」虛假事實的辨識與防範,雖然在根本上有賴個人的理性判斷,然而在實際上卻相當難行。事實上,美國在十年前已經提出了所謂「政治事實查核」(political fact-checking)的報導形式,即為一種有效因應的模式。此種方式係由媒體、獨立機構或非政府組織進行,透過搜索公開資料與訪查可靠消息來源,審視政治人物、社會有力人士、名嘴的公開發言,判斷言論是否真確、發言是否有歪曲脈絡,藉此查證與防範歪曲真相的事實。目前美國的著名新聞機構:Politifact、Factcheck.org、《華盛頓郵報》的 Fact Checker 專 欄、Snopes、Buzzfeed 等都在進行此種查核方式;此外,Lucas Graves 提到一 種報導陳述的方法:「這個人說那個人說」(he-said-she-said journalism)的報導 方法。其重點即是公平呈現兩造說辭,最後交由讀者決定的改革運動。《臉書》 亦提出了具體行動倡議,祖克柏(Mark Elliot Zuckerberg)提出「七點解決方案」,以加強檢測、便於檢舉、第三方驗證、警告、鏈接文章的品質、打擊假經濟新聞、蒐集專業意見等做法,並進一步與事實查核機構合作共同處理,未來 對事實查核的結果,均將標示於相關的新聞鏈結。²²

 

伍、結語

當前全球政治風潮,顯現民粹主義與後真相政治的逆流在國際政治上的合流現象。其中諸多複雜的政治概念,暫時可以置於一組本文陳述的譜系之內給予某種結構關係的觀察,並進一步嘗試作出某種程度的分析與辨識,以能較為深切的理解當前問題。

簡言之,民粹主義運動作為一種政治動員的工具,宜為當前重要的全球焦點議題。其所據以號召的訴求,在政治經濟意識形態與價值觀上有其延續傳統之下的新意;其次,宜應藉由對民粹話語的立場、因果關係,以及相應的觀察面向,進行真偽的辨識,以釐清善良的或煽動性民粹主義的區別,提供對政治 觀察的新理解;第三,在意識形態的訴求內容上,藉觀察分析其意識形態概念間的相對與整合關係,以及訴求概念間的矛盾現象,俾真切理解其本意;最後,再輔以「後真相」時代的若干既有做法,以有效洞察當前全球政治風潮之逆變。

 

----------註釋:

  1. Robert S. Jansen, “Populist Mobilization: A New Theoretical Approach to Populism,” Sociological Theory, 29(2), June 2011, pp. 81-82.

  2. Daniel Gros, "Is Globalization Really Fueling Populism?"May 6, 2016, Project Syndicate, 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understand-factors-behind-rising-populism-by- daniel-gros-2016-05?barrier=accessreg.

  3. Barbara Wejnert, "Epilogue: Finding Populism Today" In Many Faces of Populism: Current Perspectives, 13 Oct 2014, pp.163-172.

  4. Alan Knight, “Populism and Neo-Populism in Latin America, Especially Mexico,” Journal of Latin American Studies, 30(2), May, 1998, pp. 223-248.

  5. William Davies, ”The Age of Post-Truth Politics,” The New York Times, AUG. 24, 2016, http://www.nytimes.com/2016/08/24/opinion/campaign-stops/the-age-of-post-truth- politics.html?_r=0

  6. Charles Manski, ”Policy Analysis In A Post-Truth World,” Vox, DECEMBER 31, 2016, HTTP://VOXEU.ORG/ARTICLE/POLICY-ANALYSIS-POST-TRUTH-WORLD

    1. Robert S. Jansen, “Populist Mobilization: A New Theoretical Approach to Populism,” Sociological Theory, 29(2), June 2011, pp. 75-96.

    2. Garry Wills, Why I Am a Catholic, Mariner Books, October 8, 2003. P.133.

    3. Barbara Wejnert, "Epilogue: Finding Populism Today" In Many Faces of Populism: Current Perspectives, 13 Oct 2014, pp.163-172; R. C. De Castro, “The 1997 Asian financial crisis and the revival of populism/ neo-populism in 21st century Philippine politics,” Asian Survey, 47(6), 2007, pp. 930-951.

    4. Daniel Gros, "Is Globalization Really Fueling Populism?"May 6, 2016, Project Syndicate, 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understand-factors-behind-rising-populism-by- daniel-gros-2016-05?barrier=accessreg.

    5. 江宜樺,《自由民主的理路》,臺北:聯經出版事業有限公司,2001;胡全威,〈惡紫奪朱: 台灣民主政治中的「民粹」〉,國安(研)093-001 號,《國政研究報告》,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 基金會,2004。

      12. 王振寰、錢永祥,〈邁向新國家?民粹威權主義的形成與民主問題〉,《台灣社會研究季刊》, 1995,20 期,頁 17-55。

      13. Paul Cammack, 'What Populism Was, What Neo-populism Is', paper presented at the conference on 'Old and New Populism in Latin America', Institute of Latin American Studies, London, Nov. I995, p.2.

      14. Luis Ricardo Dávila, Old And New Populism In Venezuela: The Construction Of A Political Order, Scribd, pp.4-5, https://zh.scribd.com/document/75184808/Davila-Old-and-New-Populism-in- Venezuela.

      15. W. T. Jones, “World Views: Their Nature and Their Function,” Current Anthropology, 13(1), Feb., 1972, pp. 79-81, 109.

      16. F. Heylighen, “What is a world view?” Principia Cybernetica, Dec 9, 1996, http://pespmc1.vub.ac.be/worlview.html.

      17. 此種分類,僅為傳統基本原則上的區分。事實上,在個別特殊細節上容有差異。

      18. Lewis Samuel Feuer, Imperialism and the Anti-Imperialist Mind, Buffalo, Prometheus Books, 1986, P. 4.

      19. ”post-truth,” Oxford Dictionaries,” https://en.oxforddictionaries.com/definition/post-truth.

      20. Andrew Calcutt, "The Truth About Post-Truth Politics,", Newsweek, 11/21/16, http://europe.newsweek.com/truth-post-truth-politics-donald-trump-liberals-tony-blair- 523198?rm=eu

      21. 李黎明,〈川普變局下的臺灣國家安全戰略〉,《展望與探索》,第 15 卷第 3 期,2017 年 3 月,頁 47-69。

      22. 張瀚元,〈事實查核——「後真相」時代,第四權的進化〉,《udn》(聯合線上公司),2016/12/28,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2196851。

       

      圖片來源:The National Interest, https://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venezuela-the-brink-economic-social-collapse-24247



相關新聞


台日戰略對話

Thursday, 2019年07月18日 - 詹祥威
台灣戰略研究學會與日本安全保障戰略研究學會共同舉辦研討會,日本安全保障戰略研究學會近日在學會網站公告相關研討會資訊以及報告。  ...

台日戰略對話圓滿落幕

Wednesday, 2019年05月15日 - 詹祥威
2019 年第一次「台日戰略對話」正式圓滿落幕   關於更多研討內容,請連結本學會臉書專頁: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現正招生中

Tuesday, 2019年05月07日 - 詹祥威
2019 年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碩士班、博士班現正招生中碩士班預計招收 7 名、博士班預計招收 4 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