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戰略研究學會 Taiwan Strategy Research Association 臺灣國際戰略研究中心
Taiw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TCISS

中國海上民兵在南海

中國海上民兵在南海

 

秦嗣葵

台灣戰略研究學會助理研究員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博士生

近日美國智庫亞洲海事透明倡議組織(AMTI)公布衛星照片,指南沙群島海域有大量中國 漁船群集。漁船活動的主要區域位於渚碧礁、美濟礁、中業島及我國太平島等區域。報導指 該些漁船是可能是所謂的「中國海上民兵」。菲律賓官方發言人表示此種說法是種猜測,但又 表示菲國軍方會對相關內容進行查證。近年中國「海上民兵」在南海熱點議題中成為關鍵焦 點,然而中國在南海海上民兵的運用與目的為何?美國及南海各相關國在南海海域遭遇中國 海上民兵的可能情況形成新的關注議題。

 

中國民兵源起與軍事角色

 

中國民兵的發展歷史與中國執政共產黨的成長息息相關,毛澤東著名的「人民戰爭」理 論是以民兵的發展經驗建構而來,該「寓兵於民」的概念主要源自中國傳統戰爭歷史經驗外, 也與中共在國共內戰與抗日戰爭時期武裝力量建設經驗有關。而中共在建國後一段時間亦仰 賴民兵進行政權維護的工作。「人民戰爭」的軍事戰略思想一直是解放軍內部的主流思考,直到現代「資訊化戰爭」(信息化戰爭)浪潮影響下,共軍內部曾對「人民戰爭」概念進行討論與批判,然而解放軍在後續軍事戰略的發展過程,重新對「人民戰爭」進行詮釋,「人民戰爭」 的軍事戰略被賦予更新、更寬廣的涵義與操作概念。

 

根據中國民兵條例: 「民兵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不脫離生產的群眾武裝組織,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武裝力量的組成部分,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助手和後備力量。」,綜合中國軍事戰略和法律,中國軍方運用「海上民兵」進行南海海域的「海上方面軍事鬥爭工作」是理所當然, 而菲律賓官方對中國海上民兵議題認為「是種猜測」,是對中國軍事戰略的理解不足。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戰略學者艾立信(Andrew Erickson)在其著作「中國海上灰色地帶行動」(China's Maritime Gray Zone Operations),將中國海上民兵稱為藍皮海軍(因船隻顏色)或「第三海軍」(「第二海軍」指海警),稱中國利用「海上民兵」推進近海(黃海和南海)未解決的海上 主張。艾立信指出這是中國一種「不戰而勝」的方法,在不訴諸戰爭的情況下改變現狀,對 有爭議的地區海域進行主權行為的行動。艾立信的分析完全契合中國「人民戰爭」中「不對稱作戰」方式的理念。

 

中國南海民兵在島礁進行防衛作戰的可能性

 

中國先前在南海大舉填海造島已暫告一段落,但中國卻在 2017 年新下水「造島神器」, 亞洲最大自航絞挖泥船「天鯤號」。該船是先前吹填南海六個島礁船「天鯨號」效率的 1.3 倍, 中國未來持續在南海進行填海造島行動極為可能。海上民兵屆時可上島居住,甚至搬遷移居成為島礁住民。屆時美軍將如何應對成為島礁居民的中國海上民兵漁民?這或許是美國智庫關注南海中國「海上民兵」活動的主要原因。

 

應付中國海上民兵的對策

 

台灣經驗或是對付中國「海上民兵」的一味解藥。多年的兩岸軍事對峙歷史中,中國大陸曾多次以「萬船齊發」的方式,指揮「海上民兵」多次向離島及台灣本島進行威嚇騷擾。

 

對中國海上民兵的發展與運用模式,台灣軍方與海巡署有著豐富的經驗與應對模式機制。而目前南海太平島亦由海巡署管轄重兵防守,對中國海上民兵在南海海域活動情況亦有相當程度掌握,美國與南海各相關國或可與台灣交流經驗與應對方式。

 

圖片來源:https://k.sina.com.cn/article_2595230622_9ab0139e02000fpb1.html



相關新聞


中國對香港「反送中」運動「亮刀」

Thursday, 2019年08月15日 - 秦嗣葵

建構主義架構下的 美「中」兩國折衝

Wednesday, 2019年07月24日 - 陳振良

由銓敘部個資外洩事件省思我國資安戰略

Monday, 2019年07月22日 - 秦嗣葵
由銓敘部個資外洩事件省思我國資安戰略 秦嗣葵台灣戰略研究學會助理研究員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