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戰略研究學會 Taiwan Strategy Research Association 臺灣國際戰略研究中心
Taiw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TCISS

中越南海角力:從南海行為準則草案協商談起前言

中越南海角力:從南海行為準則草案協商談起前言

台灣戰略研究學會助理研究員 張盛觀

 

前言

 

2018 年 12 月 31 日香港「南華早報」依據被披露的「南海行為準則」(Code of Conducton the South China Sea, COC )草案相關訊息報導,越南正在推動若干不利於中共的限制性條款。在此之前中共磋商的主張包含:除非取得所有簽署國同意,否則南海週邊以外的國家,不得在南海進行軍事演習;藉由限制區域以外的國家,與東南亞國家合作開發油氣資源,來排除外國石油公司進入南海。而本次越南推動的限制性條件包含:要求東協各國明確表達在南海重要貿易航線上的立場;限制島礁建設、佈署防空、反艦飛彈,以及禁止設立防空識別區。

從這波中、越雙方的訴求,對照過去兩國在南海所從事的主要活動,不難看出前述主張對彼此濃厚的針對性。

 

協商背景

 

儘管東協各國已於 2002 年簽訂「南海各方行為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Conduct of Part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DOC),但近年來南海各國發生的漁業糾紛、島礁建設、加強軍備、船艦對峙等事件時有所聞,緊張局勢不斷加劇,故東協部分成員自 2014 年初開始利用各種場合,呼籲加快「南海行為準則」的談判進程,以穩定南海安全情勢。但域內主要國家心存觀望,進展有限,直至 2016 年 7 月 12 日海牙仲裁庭發佈歷史性裁決後,中共才轉變態度,開始積極推動 「南海行為準則」相關工作。2018 年 8 月東協組織依據「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所進一步發展的「南海行為準則」(COC),終於形成單一磋商文本草案,並進入談判協商階段。

 

利益衝突

 

南海的利益不外乎天然資源、島礁歸屬、經濟運輸與地略價值。

其中天然資源方面以南海的石油最受各國重視,雖然東、西方國家對該地石油蘊藏量的評估差距頗大, 例如中共估計約為 1,250 億桶至2,130 億桶之間,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則認為僅 7.5 億桶到 5,000萬桶,但南海各國莫不心存寄望。

而南海諸國依據其本身的位置、能力及條件,對南海的利益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看法及態度。以越南言,南海具備有顯著的漁業利益,2013 年越南漁獲量佔了國內生產毛額(GDP)的 10.14%,這當中有很大一部份的漁獲來自南海。此外石油開採的收入曾經在 2000 年及 2004 年,分別占越南國家出口商品總收益的 26.5%及 25.8%,這當中幾乎都是南海上的油田所貢獻,近年隨著越南其他商品的出口成長, 以及現有油井的逐漸枯竭,石油收益的占比逐年下降,2016 年僅約為 2%,這也是越南亟欲鞏固其權利,賡續深入南海鑽探新的油井,增加產量以持續推昇其國家經濟成長的原因。對中共而言,若以中共自己評估的南海石油蘊藏量,對照 2018 年其國內的石油平均消耗量 12.71 百萬桶/日來估算,南海的石油約可使用 26 至 44 年。因此不論越南或是中共,南海的天然資源,絕對不可輕言放棄。

除了天然資源的利益,南海尚有地緣政治及航運上的戰略價值。 南海是東亞往返南亞、中東、非洲、歐洲必經的國際重要航道,每天 約有 300 艘貨輪經過,而亞洲工業國家如日本、韓國及中國大陸沿海 精華區,為發展產業而向中東地區採購的大量石化原料,都必需經過 此海域,南海儼然是這些國家的生命臍帶。近年中共藉國力增長之勢, 涉足全球事務的企圖日益明顯,尤其是習進平公開宣示強國夢之後, 已明白昭示天下,中國絕對不會安於現階段的區域強權,因此不會讓 對國家發展至關重要的生命臍帶,受到任何威脅。

上述的背景,直接衝擊中、越兩國的利益,復以上個世紀 74 年 發生的西沙海戰、79 年中越戰爭、88 年赤瓜礁海戰等戰爭,導致雙方互信不足。此次雖有東協組織提供搓商平台,但從最近「南海行動準則」草案的發展,顯示短期間仍難消弭彼此疑慮,雙方因此步步為營,由此可預見「南海行為準則」從協商到定案,仍有一段很長的路。

 

結語


包含 Howard W. French、Stephen Walt 等許多學者認為中共在南海的行為係效仿 19 世紀初美國的門羅主義,用以影射中共美其名要打造一個不受域外勢力干涉的合作、友誼及合作之海,實則最終目的要將南海納為中共的禁臠,這種論述將嚴重挑戰中共在「準則」磋商過程中的主張。

而中共要扭轉這種不利氛圍與論述,端視可否以更深遠的利益爭取南海周遭國家的認同,並藉其他領域遞出橄欖枝累積互信,以逐步由低階政治(low politics)議題邁向高階政治(high politics)議題。

台灣雖不是東協組織會員,但身為南海最大自然島嶼 -- 太平島的實質占領者,而且一貫主張擁有南海主權,自然不可忽視南海局勢發展。此外,中共若在南海議題上有所斬獲,成功排除域外勢力的干涉, 成為南海事務的主導者,勢必將角力過程中的成功經驗,引用在台海議題中,故「南海行為準則」的未來發展,殊值得台灣持續予以關注。

 

Picture Source:Philstar, https://www.philstar.com/headlines/2018/07/25/1836682/malaysia-be-firmer-row-over-south-china-sea



相關新聞


中國對香港「反送中」運動「亮刀」

Thursday, 2019年08月15日 - 秦嗣葵

建構主義架構下的 美「中」兩國折衝

Wednesday, 2019年07月24日 - 陳振良

由銓敘部個資外洩事件省思我國資安戰略

Monday, 2019年07月22日 - 秦嗣葵
由銓敘部個資外洩事件省思我國資安戰略 秦嗣葵台灣戰略研究學會助理研究員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